翻譯理論和翻譯教材不能放之四海而皆

達到翻譯目的的所有可能手段。此外,陶友蘭
(2006: 39)還結合當前流行的西方譯論提出了這樣
的觀點:既然目的論提倡用戶至上,翻譯活動是為了
達到用戶的目的而進行的,所以教材編撰者是為翻
譯市場培養學員,必須要對當前的翻譯需求與市場
走勢以及翻譯研究的動態有足夠的了解。
為此,韓子滿(2005: 49)建議,非文學翻譯在翻
譯技能課中要占相當大的比重,這是因為包括商貿、
科技等應用文體翻譯在內的應用翻譯已經成為翻譯
實踐的主流。在翻譯教學和翻譯教材建設中區分文
學翻譯和非文學翻譯十分重要,因為與文學翻譯強
調忠實相比,非文學翻譯在很多情況下是不需要過
分忠實于文本的,很多時候可以采取摘譯、編譯、選
譯、譯寫就可以完成任務。賈文波(2004: 38)認為,
在翻譯教材建設中必須注意的一個問題是,不同文
本的功能和目的不一樣,翻譯的要求和標準也不一
樣。在應用文體翻譯中,譯者根據譯語的文本規范
和讀者樂于接受的形式對原文作些調整和修改,或
抽象概括原文信息改換原文形式,或增刪補改原文
內容進行篇章整合,甚至將原文改得面目全非,這些
在應用翻譯中常有的做法哪一條也不符合我國傳統
譯論的標準,但卻都是應用翻譯中行之有效的慣用
方法。馬會娟(2005: 81)表示,脫胎于“信、達、雅”
傳統翻譯理論的商務翻譯標準不適合商務翻譯的實
際情況,很難用來具體指導不同商務文體的翻譯
……商務英語的文體形式有公文體、廣告體、論說
體、契約體、應用體等。因此,不同的商務文體應該
有不同的具體翻譯標準。這一論述對于改革翻譯教
材建設同樣具有參考和借鑒意義。
3. 2漢英翻譯實踐更強調再創造
長期以來,“信、達、雅”及類似的翻譯標準指導
下的翻譯理論和翻譯教材不能放之四海而皆準更明
顯地體現在漢英翻譯實踐之中。?常州翻譯公司比如,陳宏薇
(2000)指出,中國人學習漢譯英時,是分析理解用
母語寫成的原文,按與習慣的思維方式相對立的較
陌生的思維方式,以較母語能力差的外語能力,寫成
一篇與原文意義相符、功能相似的英語作文。李德
超教授認為,漢譯英就是有條件地英文寫作(轉引自
陶友蘭2008: 15)。郭建中(2005: 90)的觀點是,翻
譯實際上也是用另一種文字對原作進行改寫和重
寫。法國釋意派理論認為,實用性文體的翻譯是基
于寫作技巧的一種重新表達的藝術